高晓松凭什么瞧不起奶茶妹妹前男友?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1 17:46

[导语]昨日,有网友曝光了高晓松和蔡康永加盟的某选秀节目片段,其中奶茶妹妹前男友,同时也是被称为“清华男神”的梁植在节目中刚一亮相,就说自己拥有法律、金融、新闻传播三项清华学历,但现在为毕业做什么而苦恼,希望三位导师支招。

没想到这番“找工作”的言论让高晓松动了怒。高晓松直言自己知道梁植是目前清华在校最优秀的学生之一,但对于一个名校生,对国家、社会没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反而纠结在工作,如此小的格局实在有失清华高材生的身份。高晓松甚至以一句重话对梁植全盘否定:“一个名校生走到这里来,问我们你该找什么工作?你觉得你愧不愧对清华十多年的教育?”

梁植的履历堪称完美,已经算是这个时代典型的精英。但高晓松的意思也很清楚,精英的格局不该如此狭隘,甚至可以说这是精英的堕落,人人都知道精英的堕落是社会真正的危机。

回顾1949年后,中国成长起的几代能被称之为精英的人儿,他们有着怎样的命运和格局?80年代的退学大学生高晓松,凭什么看不起今天精英学生的代表?

●大起大落的“老三届”,充满至死不悔的理想主义色彩

中国49年后第一代精英辈出的人群,当属老三届。无论是80年代开山立派的朦胧派诗人北岛、食指,还是作家王小波以及伤痕文学、知青文学的代表人物,亦或是中国电影界迄今为止成绩最大、最成气候的以张艺谋、陈凯歌、吴子牛、田壮壮、黄建新等人为代表的“第五代导演”,中国画坛的著名人物陈丹青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老三届。

“老三届”是指1966年“文革”爆发时在校的三届高中学生和三届初中学生,合称老三届。他们出生于1947-1952年间,接受的是文革前的“十七年教育”,经历了文革,当过红卫兵,参加过上山下乡,用王小波的话说:“本来该念书的时候,我却到云南挖坑去了。”回城后又亲历了改革开放,他们的人生大起大落,几乎经历了1949年后中国所有的政治运动和社会苦难,甚至在后期参与其中,比如在文革中充当先锋,又遭到抛弃,在人生的黄金年代却身不由己地下乡、参军、当工人,经受了其他代际人群难以想象和难得经历的磨难与锻炼。

他们虽然无缘高考,但王安忆认为:“文化大革命以前受到的教育已经足以帮助他们树立自己的理想。”“老三届”陈丹青说:“20世纪60年代的中小学教育、大学教育比今天好太多了,老师的水准不一样。”在接受了一定的文化知识的训练和系统的理想教育,目睹了新中国所有建设成绩的“老三届”富有浓厚的理想主义精神和英雄主义情怀。保尔.柯察金的名言“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激励着他们。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长征组歌、黄河大合唱让他们热血沸腾;电影《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英雄儿女》、《铁道游击队》中的英雄成了他们理想的追求。

即使在1968年那样动荡不安的日子里,诗人食指依然会写下《相信未来》: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老三届”的视角是精英的,他们以天下为己任,对国家前途和人类命运充满‘舍我其谁’的高度责任感,言谈之间满是“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豪情。在王安忆描写“老三届”的小说《启蒙时代》中,年轻的男主人公们不管是在家庭、学校、朋友家的沙龙,还是与女孩子们在一起,所感兴趣的话题大都是自己现世生活以外的时空,如马克思的著作、外国的历史事件、自然科学、奇思妙悟等等,而且朋友之间的亲疏,不论男女,也是以思辨的力量而非感情的牵扯划线。

他们身上充溢着浪漫主义的气质,对音乐文学艺术都有追求。在陈丹青的回忆中:“红卫兵晚上抄家,白天醒过来看《安娜卡列尼娜》,你能想象吗?一个红卫兵,十六七岁,在那里看普希金,看莱蒙托夫,看哪个公爵为了夫人开枪决斗,总之,一帮野孩子在读贵族的书。”都梁小说《血色浪漫》中的钟跃民随口就能说出凯鲁亚克的名言:“凯鲁亚克的那句话说得真好,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带着最初的激情,寻找着最初的梦想,感受着最初的体验,我们上路吧。”郑桐对蒋碧云大声吟诵惠特曼的诗:“我是肉体的诗人,也是灵魂的诗人,我占有天堂的愉快,也占有地狱的痛苦,前者我把它嫁接在自己身上,使它生殖,后者我把它翻译成一种新的语言……啊!我的灵魂,我们在破晓的宁静的清凉中找到了我们自己的归宿,我的声音追踪着我目力所不及的地方,我的舌头一卷,就接触了大千世界!”肖复兴在《绝唱老三届》中写道:“知青晓茵用苦干一整年的工分换来一百块钱,买了一架手风琴。她带着这架手风琴回自己插队的吉林香山屯,屯里荡漾起了琴声。第一夜,她拉琴,伙伴们唱歌,先拉《山楂树》,再拉《青年近卫军》,再拉《山鹰之歌》、《卡秋莎》……琴声和歌声此起彼伏,像是三月汛期的桃花水一浪高于一浪。”

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理想膨胀的时代,也是一个心灵混沌、世事迷茫的时代。疯狂的时代里,“老三届”无力主宰自己的命运,他们纵情参与,但也被狠狠抛弃;曾为首作恶,也有难以言说的悲哀。在1977年类似安慰赛的高考中,“老三届”中的一些幸运儿曾金榜题名得到深造的机会,在80年代的各个领域开始发挥作用。更多的人则被市场经济的大潮抛弃,成了中国城市弱势群体的一部分。但他们中的许多人,仍在呐喊着“青春无悔”。

●80年代,天之骄子充满了改造世界的使命感却归于沉寂

文革期间,高考中断,一代人的命运就此改变。1977年冬季,高考恢复,被压抑的民间智慧和热情开始释放,尤其是77、78、79级的大学生,即文革后恢复高考后的三届大学生,主流社会对这他们寄予了很大的希望。

80年代读大学的人,多出生于60年代或者70年代初期。在高考升学率只有3%的1980年代初期,“天之骄子”对大学生而言,是并不过分的正面评价。“振兴中华,从我做起”的口号就产生于北大。这些目睹改革开放初期的百废待兴,又凭自己努力考上大学、拿到“国家干部”身份的年轻人,充满了改造世界的使命感。

这是文革后中国的第一批精英人士。

80年代的王朔说:青春啊青春像条河──流着流着就成浑汤了。但那个时代的大学生,人生的底色是明亮的。他们身无长物,但精神是饱满的,他们爱读枯燥的哲学,手里都捏着一本尼采或萨特,他们读诗,海子和顾城是他们的偶像,所以即便置身于高楼大厦中,他们也还怀着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田园梦想;也只有他们,还相信黑色眼睛是上天的馈赠,用以寻找光明。

他们喜欢王朔对权威和教条的嘲讽,听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罗大佑的《光阴的故事》、BEYOND的《海阔天空》、齐秦的《外面的世界》……他们创办了各种文学、学术期刊以及其他形式的文艺活动,从政治、文化、伦理各个方面开始了对文革和体制的反思。

柯云路的小说《夜与昼》中,80年代初京城里年轻的知识精英们在俯瞰紫禁城的景山公园的亭子里严肃地讨论“中国大趋势与我们怎么办”,座中谁的讲话“有思想”,美丽女性的明亮目光就转向谁。这个经典场景在王朔小说中,多半要成为被调侃的目标了。但现在回头看,尽管当年这种讨论会的见识已显幼稚、更不具有“科学性”和“学术规范”,但那些严肃壮烈的神情和为这些神情所感动的目光是清澈明亮的。

他们的人生有目标,无论是出国还是从政。出国就要去美国,因为那里有钱赚,所有人都是自由和平等的。要不就当官,与今天的“考公务员”有所不同,80年代说到“从政”二字,意味着器宇轩昂、叱咤风云、拯救苍生,也意味着高端的、丰富的精神生活。据暨南大学教授庄礼伟的讲述:“80年代中后期北京大学校园的风云人物,有把柯云路的官场小说当作官场宝典来读的。笔者一个朋友说他进大学的第一天,就在同宿舍某位同学的床铺上看到一本《如何发挥你的影响力》(这是当时一本从境外引进的内部读物,有特殊家庭背景的同学才有这种书),心里不由得高山仰止,敬畏有加。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带着一本《如何发挥你的影响力》来上大学的18岁人注定不是英雄便是枭雄,后来那位宿舍里的带头大哥,果然成为校园学生会政治的顶级人物之一。”

但理想的色彩还在。电影《中国合伙人》里,精英孟晓骏反复追问土鳖成东青“你的梦想是什么”,并在读书会上亢奋地吼道:“我们这代人最重要的是改变,改变身边每个人,改变身边每件事,唯一不变的是此时此刻的勇气!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将改变世界!”他们开始热捧王朔,反抗教条和权威。

后来,波折不断,大学生的国家干部身份逐渐被悄然忽略,在市场经济的大潮袭来之时,重商与信奉成功的价值观成为主流,这一代人抓住了时代潮流,获得了世俗的成功,也被年轻人奉为偶像。

批评梁植格局太小的高晓松本人,于1988年考入清华。他在《晓说》中跟观众说过“心里话”:“想起年少时期的理想,本来一直在奋斗,但到了中年,理想可能离你越来越远,最后能想起来,只是隐约知道小时候受的那种教育不是说买什么房、挣多少钱、娶一个什么样的老婆、把日子过得怎么样。”

“有时候午夜梦回,想想自己虽然满腹经纶但报国无门,长叹一声”,高晓松的惆怅,或许是那一代人共同的感受。

●如今精英活在小时代,是前辈眼中的“实用主义者”

学者余世存说:“对上一代人,四五一代,上山下乡的一代,我们是悲悯的,觉得他们的青春虚掷得可以;而对后生小子大抵是轻视的,觉得他们接近物欲,他们大部分都俗得可以。因此,尽管我们知道自己的悲剧,我们仍觉得自己足够坚实足够自豪。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凉心眼要么看兄长一代们帮忙帮闲,要么看新人类们莺莺燕燕。”

余世存口中的新新人类就是80和90后。如今,80后已经逐渐成长为社会中坚,90后正走上舞台。这两代人中的精英分子,被贴了各种标签,学霸,学神,土豪,乃至人生赢家。

他们生长在和平的年代,没有品尝过物质匮乏的伤痛,也不曾经历可怕的政治运动,身处一个资讯发达的年代,他们比前辈懂得更多。他们也反抗主流和权威,因此韩寒才能掀起那么大的讨论。但在竞争激烈的中国,他们更显务实,追求金钱、名声、地位等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高晓松说,自己曾在清华开讲座,讲“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讲得自己热泪盈眶。但到了提问环节,学生提的第一个问题是:“学长,我该去国企还是私企?”高晓松说这个问题让他很生气。

高晓松怀念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但更现实的问题摆在年轻人眼前:留在北京还是回家?什么时候买房买车?大城市的户口拿得到吗?想比于前辈们动辄宇宙苍生的调子,今时的人更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更关注如何让自己生活得更加舒适和美好。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江湖

一个国家精英的气质,往往是时代精神的体现。高晓松的忧心忡忡,不无道理。

但疏理这几十年来的舆论,不难发现,青年人总是面临阶段性的指责:60年代的青年是“过于狂热”的,70年代的则“文化营养不良”,“80后”是垮掉的一代。

而中国的这一代年轻人,用梁文道的话说,是“用短短几年把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几代间经历过的想法、潮流,一下子消化起来,是很混杂的,很难做简单的判断。”

究竟是他们改变世界,还是世界终究改变他们,答案留给时间吧。

文章承认出轨姚笛 盘点娱乐圈假戏真做盘点古装美人TOP40:范冰冰稳坐第金秀贤鹿晗吴亦凡韩庚尼坤 韩国小鲜肉韩团各种爱豆:EXO最招黑宋茜最佳儿杨幂成绩第一汤唯苦读三年 黄磊汤唯明Jessica&Krysta韩20岁女歌手疑迷奸同性拍裸照 公司阿里员工集体穿盗版? 设计师致信马省质监发布2014年网购产品典型案件韩车祸女团Lady's Code余下椒江查处今年以来最大非法电镀加工集合情侣公园约会 被歹徒一榔头敲晕女子公园挖深坑欲吃完泡面埋自己嘉兴:机器人博览会开幕龙游:深夜民房被人蓄意纵火 消防紧急香港13辆豪华跑车深圳飙车被扣 司机韩团之最红黑榜:宋茜最佳儿媳尼坤最上明星素颜哪家强?跑男baby美翻欧弟走红毯大红大紫的女星:巩俐高圆圆倪妮少女时代无惧成员退队风波 允儿徐贤大女星身材越差越敢露:范冰冰麒麟臂邓紫Angelababy范冰冰杨幂刘诗诗《奔跑吧兄弟》最强情史扒皮:王宝强校EXO走进快乐大本营 成员出道前后惊黄奕林心如Angelababy 当红全智贤邓紫棋朴信惠当红圆脸女神秒杀瓜鹿晗吴亦凡韩庚尼坤金秀贤 在韩小鲜肉韩团之最红黑榜:宋茜最佳儿媳尼坤最上Angelababy范冰冰杨幂刘诗诗赵丽颖杨幂刘诗诗范冰冰抢光主角风头的刘亦菲蒋勤勤马伊琍舒淇张柏芝 惊看荧赵薇林志颖刘诗诗张国荣明星惊为天人的惊!他们竟会一起合照王菲范冰冰刘亦菲大S梁洛施温碧霞 女粉丝实拍崔始源和他的豪车 盘点韩星奢大小S范冰冰谢娜赵薇柳岩明星年轻时雷金秀炫全智贤李小璐佟丽娅韩庚貌似惊艳running man跑男情史揭秘 全智贤邓紫棋朴信惠当红圆脸女神秒杀瓜文根英朴信惠张根水韩国童星谁变美谁长谢霆锋曾宝仪刘恺威王诗龄最给父母长脸范冰冰杨幂刘诗诗赵薇女星红颜祸水造型起底TFboys 王源读名校王俊凯爸尼坤与粉丝互动疑似低调秀恩爱 保护T第九届观众各大活动节真情回馈观众黄奕已正式离婚 黄毅清称如释重负 男三位科学家分享2014年诺贝尔生理学李孝利拍摄海报显成熟风范 短发与红唇杭州欲打造公交都市 地铁站周边百米就电梯故障卡楼间 女子逃生途中跌入电梯